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助揚王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助揚王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論廣行之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助揚王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國家所恃以為治者,不過賞罰二端。明刑弼教,儒術之所以當廣行也。然賞罰所能及者,不過千百中之一耳。若欲究其幽獨之所為,念慮之所動,則雖家設一孔子,戶置一皋陶〖皋(gao)陶(yao),虞舜時的司法官,后常為獄官或獄神的代稱〗,而有所不能。故世人畏王法,恒不如畏天譴,蓋王法可逃,而天譴不可逃也。能廣行釋道二教,使因果之說,昌明于世,則世人方寸之間,自然有所畏憚。比之孔子作春秋,其功不在下矣。[按]劉宋文帝謂何尚之曰,范泰謝靈運嘗言,六經本在濟俗。若求性靈真要,則必以佛理為指南。使率土皆感佛化,朕則坐致太平矣。尚之曰,渡江以來,王導,周顗(yi),庾亮,謝安,戴逵,許珣,王蒙,郗超,王坦之,臣高祖兄弟,莫不歸依。夫百家之鄉,一人持五戒,則一人行善。十人持五戒,則十人行善。行一善則去一惡,去一惡則息一刑。一刑息于家,萬刑息于國。陛下所謂坐致太平者是也。后儒以佛為諱,徒欲藉君子小人四字,以佐賞罰之所不及。吾見其術之疏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國家所憑恃用于治理的,不外乎獎勵和懲罰兩種。嚴明的刑法可以輔助教化,此是儒教學說所當廣泛推行的理由。但依靠獎勵和懲罰所能達到效果的,不過千百分中之一罷了。若要追究人們在幽暗獨處時之所為,內心中所起的念頭,即使每家設一孔子,每戶置一司法官,也未必都能明察秋毫。所以世人畏懼國家刑法,遠不如害怕遭天譴。大概是因為觸犯國家刑法之人可設法潛逃,而上天的懲罰卻是逃不脫的。若能廣行釋、道二教,使因果報應之說昌明于世間,那么世人心中,自然就有所畏憚。其所收功效與孔子作《春秋》而令亂臣賊子懼怕相比,將毫不遜色。[按]劉宋時文帝對何尚之說:“范泰、謝靈運曾經告訴我,儒家的六經,本意在于救治世弊,匡正人心。若希求心性靈明妙悟的真實要義,則必定要以佛理為指南。倘使全國人民都能蒙受佛法教化,便可輕易達到天下太平了?!焙紊兄f:“自從晉室東渡以來,王導、周、庾亮、謝安、戴逵、許珣、王蒙、郗超、王坦之和我的高祖父兄弟,無不皈依佛教。百戶人家之鄉中,有一人持五戒,就有一人行善。有十人持五戒,就有十人行善。行一善就去一惡。去一惡就免一刑。一刑免于家,萬刑免于國,這便是陛下所謂坐致太平的原因?!焙笫廊逭咧M忌佛教,想憑借“君子小人”四字來彌補獎賞懲罰所不及之處。這種學術也未免太淺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助揚王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助揚王化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