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逼孀現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逼孀現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逼孀現報(出自《匯纂功過格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崇禎末,吳江民張士柏,妻陳氏,少寡而艾〖艾(yi),美好〗。士柏兄士松,謀鬻于里豪徐洪為妾。度其志不可奪,乃設計擄入舟中。陳號慟,凜不可犯。陳之父俊訟于縣,縣令章日炌(kai),寢閣不行。再訟之直指路振飛,徐洪又賄某宦,飾詞以進,反坐陳以罵夫律,系之獄中。陳飲泣,絕粒者三日。適司李至,聞其冤,率之見直指,泣訴而即自刎。路公隨下堂揖之,許以雪冤,目乃瞑。即日拜疏上聞,士松、徐洪,立斃杖下,諸兇輕重抵罪??h令貶斥,至郡辭任,滿船鬼聲,次日遂死。某宦受賄囑托者,猝病喑(yin)啞,終身不能言。[按]此事有記傳挽歌,皆嘆其償報之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明朝崇禎末年,江蘇吳江張士柏之妻陳氏,年輕守寡,且長得端美。張士柏之兄張士松,謀劃要把她賣給同鄉豪強徐洪當小妾。他推想陳氏肯定不同意,就設計把她擄到船上。陳氏放聲大哭,凜然不可侵犯。陳氏之父陳俊將此事告到縣府,縣令章日將狀書擱置下來,不予查辦。陳俊又向直指官路振飛告狀,徐洪又賄賂某官,遞上一張不合實情的狀紙,反而誣賴陳氏謾罵丈夫,某官就以罵夫律論處,把她關進監獄。陳氏哭泣不止,絕食三天。這時,恰好來了位姓李的官員,聽說其冤枉,就帶她去見直指官路振飛。陳氏哭訴冤情,說完即自刎了。路公趕緊走下堂,對其拱手作揖,答應為她洗雪冤屈,陳氏才閉上眼睛。當天,路公就奏疏向朝廷呈報。朝廷傳令將張士松、徐洪立用棍棒打死,其他兇犯則依其罪行之輕重而分別處理??h令章日被撤職,到郡府辭職時,滿船都是鬼聲,次日即死。接受徐洪賄賂囑托的某官,突然得了啞病,終生不能說話。[按]此冤案后來有人寫成記傳和挽歌,見聞此事之人無不感嘆報應之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逼孀現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逼孀現報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