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小奴為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奴為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奴為祟(出自《感應篇圖說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洪州司馬王簡易,得腹疾,中有一塊,隨氣上下。既絕復蘇,謂其妻曰,吾到冥司,為小奴所訟,因吾約束太過,以至隕命耳。今腹中塊,即小奴也。查簿,尚有五年陽壽,故得放回。妻曰,小奴何敢如是。簡易曰,世間有貴賤,冥府則一也。越五年,果以塊發而逝。[按]尊卑貴賤,猶之南北東西。夫妻父子,不過暫時名目,初非究竟稱謂。東鄰以吾為西,就東鄰言耳。若西鄰,則以為東矣。父以吾為子,就父觀之耳。若子觀,則以為父矣。黃泉路,既不聞繞膝兒孫,則鬼門關,豈尚有隨身仆婢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洪州(今江西南昌)司馬王簡易,得了腹痛,腹中有一硬塊,隨著呼吸忽上忽下,讓他痛得昏厥過去,一會兒他蘇醒過來,對其妻說:“我剛才到陰間地府,被小奴所告,因我管束太嚴,以至使小奴喪命。如今腹中之硬塊,即是小奴在作祟。陰官一查生死簿,說我還有五年陽壽,所以把我放回了?!逼淦拚f:“小奴怎敢如此放肆?!蓖鹾喴渍f:“世間有貴賤之分,而陰間是平等的?!边^了五年,王簡易果然因腹中硬塊發作而死。[按]尊卑貴賤,猶如東西南北一樣。夫妻父子,只不過是暫時名目,原本就不是究竟稱謂。就像東邊的鄰居把我家當做西,此是就東邊鄰居而言。若是西邊的鄰居,就以我家為東了。父親以我為兒子,是站在父親的角度看的。若在我兒子的角度看,我又是父親了。黃泉路上,既無有繞膝之兒孫;鬼門關前,又豈能有隨身之奴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小奴為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小奴為祟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