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舍宅為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舍宅為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舍宅為寺(出自《金湯編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宋范仲淹,字希文,廣修眾善,篤信佛法。凡所蒞守之地,必造寺度僧,興崇三寶。與瑯琊覺禪師,薦福古禪師最厚。初讀書長白山,于寺中得窖金,覆之不取,及貴,語僧出金修寺。又嘗宣撫河東,得故經一卷,名十六羅漢因果頌,公為之序,授沙門慧喆流通。晚年以所居宅,改為天平寺,延浮山遠禪師居之(蘇州府學,亦其所舍)。仁宗朝,累官樞密,參知政事。追封楚國公,謚文正,子孫簪纓不絕。[按]家舍田園,不過暫時逆旅,樂得以之修福。晉鎮西將軍謝尚,因父錕之夢而免難,永和四年,舍宅為莊嚴寺(出建康錄)。中書令王坦之,舍其園為安樂寺(見搜神記)。刺史陶范,于太元初,舍宅為西林寺(出晉書)。李子約,歲饑設粥,全活數萬,后舍其屋宇為佛寺(見法喜志)。王摩詰,以喪母,表請輞(wang)川之地為佛寺。白樂天,王介甫,亦皆以所居,施為梵剎(各見本傳)。較之后世刻剝他財,經營大廈,甘為不肖子孫拆毀,不舍分文修福者,不啻神龍之于蝘蜓【蝘(yan)挺(ting)—種爬行動物】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北宋范仲淹,字希文,廣行眾善,篤實信奉佛法。凡是他所治理的地方,必定建造寺院度人出家,興隆尊崇三寶。他與瑯琊慧覺禪師、薦福承古禪師道誼最為密切。范公早年在長白山讀書時,于寺院的偏僻處發現一窖黃金,他將其覆蓋起來,分毫不取。及至做官之后,才告訴寺里的僧人,把金子取出來修寺。他赴河東宣撫時,無意中得一卷珍本佛經,名為《十六羅漢因果頌》,是大藏經中所未收錄的。范公為這部經作序,授予慧喆禪師流通。晚年時,他把自己的住宅改為天平寺,迎請浮山法遠禪師前來居?。ㄌK州府學,也是他所施舍的)。宋仁宗時,官至樞密,參知政事。追封為楚國公,謚號文正。子孫世代為官,顯貴不絕。[按]家舍田園,不過是一期生命中暫時的旅舍罷了,樂得用來布施修福。東晉鎮西將軍謝尚,因父親謝鯤給他托夢而免難,于永和四年,捐出住宅,改建為莊嚴寺。東晉中書令王坦之,施舍自己的田園建造安樂寺。東晉刺史陶范,于太元初年,捐出住宅,改建為西林寺。北宋李子約(李撰),在饑荒年歲設粥布施,救活數萬人,后施舍屋宅為佛寺。唐朝王摩吉(王維)因喪母而上表朝廷,請求將他在輞川所營造的藍田山莊改為佛寺。唐朝白樂天(白居易)、北宋王介甫(王安石),也都把自己所居之屋宅施舍為佛寺。如上前賢比起后世那些剝奪他人財物建起高樓大廈,而又甘心被不肖子孫拆毀,平生不肯施舍分文修福之人,何止是神龍與壁虎之差別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舍宅為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舍宅為寺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