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破齋酬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破齋酬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破齋酬業(出自《現果隨錄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昆山魏應之,子韶族子也。崇禎庚辰春,與子韶同寢,忽夢中狂哭念佛。子韶驚問,乃曰,夢至陰府,見曹官抱生死簿至,吾命在縊死簿,下注云,三年后某日,當自縊書寮。余問何罪,曰,定業難逃。問何法可免,曰,莫如長齋念佛,精進修行,庶或可免。遂語子韶曰,侄從此一意修行矣。遂持長齋,曉夕念佛,精進者八閱月。后文社友皆咻曰,此夢耳,何為所惑。由是漸開齋戒。癸酉春,無故扃書房門縊死〖扃(jiong),關閉房門〗,屈指舊夢,適滿三年。[按]口腹之士,必以孔子不持齋為口實。獨不思孔子齋必變食,則飲酒食肉,當時未嘗不戒也。必齋戒而后交神明,則食肉為昏濁之法可知。今人事事不如孔子,獨將不持長齋學孔子,豈其以是為入圣之門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昆山魏應之,是子韶的同族侄子。明朝崇禎庚辰春,魏應之與子韶同睡一室,魏應之于夢中忽然大哭念佛。子韶驚問什么原因。他說:“剛才夢見自己到了陰府,見陰曹判官抱著生死簿過來,我的名字列在縊死簿,下面注明三年后某天,當自己吊死于書房。我問犯了何罪。曹官答說:‘定業難逃?!矣謫栍泻畏擅?。他說:‘最好莫如長齋念佛,精進修行,或許可免?!谑俏簯畬ψ由卣f,小侄從此一心一意修行了?!彪S即持長齋,早晚念佛,如此精進修行了八個月。后來有文社朋友調唆他說:“不過是做夢罷了,何可信以為真?!睉纱藵u漸開了齋戒。到癸酉春,應之無故關閉書房門,吊死在房里。屈指一算,離做夢的時間正好滿三年。[按]貪圖口腹之儒生,總是以孔子不持齋為借口。為何不想想《論語》上分明有孔子齋必變食(即齋戒時不食葷腥)之文,那么飲酒食肉,當時孔子何嘗不戒呢?必須齋戒潔凈而后才能與神明感應道交。由此可知,食肉是令人昏濁之法。今時之人事事不如孔子,唯獨將不持長齋之事學孔子,難道憑此便可作為入圣之門道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破齋酬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破齋酬業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