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勿唆人之爭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勿唆人之爭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[發明]爭與訟有別。爭者,僅形之于口角。訟,則直見之于詞狀矣。從來善斗者必死,好訟者必亡。一經失足,身家蕩盡,如蛾赴火,欲悔無由。究其所以致此者,大抵非因田房起見,即為斗毆興波。為田房者,無不愛惜錢財,豈知一經對簿,必致費盡錢財。為斗毆者,無不欲顧體面,豈知一跪公庭,翻成削盡體面。彼訟而敗者,固已爛額焦頭。即訟而勝者,亦復驚心喪魄。與其身亡家破,始悔橫逆之當容,何如理諭情饒,先絕公門之片紙。忍耐者方為智士,唆人者豈是良民。◎唆人爭訟者,非欲蚌鷸相持,從中取利。即是私仇公報,借刀殺人耳。究竟風息浪平,灼見此中之構斗。豈不枉為小人,自傷陰德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[發明]爭與訟二者是有區別的。爭僅限于口頭爭論,訟則見之于狀紙文書。自古以來,爭強好斗之人都難逃一死,動不動就想打官司之人必然落得慘敗下場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身家蕩盡,如飛蛾撲火,想后悔都來不及。推究他們鬧到如此地步之緣由,大抵不是因為田產房屋之糾紛,便是因為互相毆打引起的風波。為田產房屋的,無不愛惜錢財,何曾想到一經對簿公堂,必致費盡錢財?;ハ喽窔?,起初何嘗不顧惜自己體面,哪知一旦跪在公堂之上,反而體面掃盡。訴訟而敗的,固然已焦頭爛額。即便官司打贏了的,同樣也驚心喪魄。與其落得家破身亡才悔悟處橫逆時應當容忍,怎比得上事先即平心靜氣、彼此溝通、互相諒解,不告上公門呢?遇事能忍耐者,才算是有智慧之人。慫恿他人打官司者,哪會是好人?◎慫恿他人打官司之人,不是想鷸蚌相爭、漁翁得利,便是公報私仇、借刀殺人。如此費盡心機,待風平浪靜后,反而被人識破從中挑撥離間,豈不枉為小人,自傷陰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勿唆人之爭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勿唆人之爭訟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