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入闈償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闈償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▼下附征事一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入闈償業(闈中共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合肥許某,望族也,其兄曾為某省學政。有保等士子,勉措二百金,托許拔在三等。許收金諾之,偶以多事遺忘,未與干事。比案發,而此友竟置六等。其人自念名利兩失,遂縊而死,妻亦抑郁病故。至康熙庚午,許某入場應試,自見其人立在號房內,頓發昏迷,自解考具上所結紅線,逐一接長,系在頸內,自懸其身于號口。頸中只有一線,而兩足已離地尺許,舌隨吐出。號軍急稟監臨,時監臨者,為總憲傅公,敕號軍速解救蘇。許乃發狂作鬼語,因備述昔年得財誤事顛末。俟門開,拔歸寓所,未幾,復于寓所縊死〖闈,科舉時代的考場〗。[按]一線而懸一人,豈復理之所有。而許某之事,固已萬目共睹矣。乃知業果到來,報應誠有不可思議者。推而極之,末劫三小災到時,人觸草木,皆如利刃,盡遭其難。而世尊受木槍之報,以尺許之木,能穿破大青石,而且處處相隨也。豈不益信〖木槍之報,釋迦牟尼佛十宿緣之一。佛往昔為部主商客,入海取寶,后遇水漲爭船,與另一部主格戰,刺穿其腳而致彼命終。以是因緣,受諸苦報,今雖得佛,由此殘緣故,于乞食時受木槍刺腳之報,見興起行經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清朝安徽合肥許某,出身名門望族,其兄長曾任某省學政,有位想請求保等的學子,勉強籌措了二百金,托許某提拔他在三等。許某收錢答應了,但因事多太忙而遺忘,沒有替此學友辦理保等事。及至揭榜,而此學友竟被置于六等。其人想到自己名利兩失,即上吊而死。其妻也為此抑郁成疾而病死。至康熙庚午年,許某入場應試,自見其學友站在號房內,頓時神志不清,自己解下考具上所結的紅線,一條一條接長,然后系在頸內,于號房口自懸上吊。頸中只有一線,而兩足已離地一尺多,舌頭隨即吐出。號軍急忙向監考官稟告,當時任監考官的是總憲傅公,令號軍趕快解救。許某蘇醒后即發瘋,滿口說鬼話,備述當年得財誤事之前因后果。等到開門后,許某拔腿跑回寓所,沒多久,又于寓所中上吊而死。[按]一條絲線,竟能吊起一個人,按理說是不可能的,而許某之事,卻已是萬目共睹了??芍獦I果現前,其報應確實不可思議。由此推及,將來末劫三小災到時,人一觸碰草木,皆如利刃刺身,盡遭其禍難。據《興起行經》上說:“當年世尊受木槍刺腳之報,以一尺多長之木,能穿破大青石,而且處處跟隨佛陀?!必M不令人更信因果之不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入闈償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入闈償業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