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仆犬證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仆犬證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仆犬證贓(出自《匯纂功過格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柳勝,字平之,卯金鄉人也,濫膺仕籍,武斷鄉曲,性貪惡,茍可得財,雖親戚弗顧。適有殷述慶,蒞茲土,兩人同惡相濟,得鏹中分【鏹(qiang),成串的錢〗。遭其毒者,無不哭訴于神。未半載,柳勝暴死,死時七竅流血。不數日,述慶亦以惡疾暴亡,入斂偶遲,遍體蟲出。勝一老仆,忽與一家犬同日斃。越一宿,老仆蹶然坐起,告妻子曰,吾適至冥間,見王者坐殿上,吏卒傳命甚嚴。階下押二人至,即主人與殷某也,榜拷笞掠,不忍聞見。又敕吏取一簿至,即記吾為主人領錢之數,而黑犬則又常隨我出以領錢者也,故并勾吾與犬以為證。俄而殿上呼曰,柳勝,殷述慶,押人地獄,不以赦原。特放我還陽者,蓋欲藉我以宣示世人耳。[按]殷令當權,已是播惡于眾,況復加以助紂為虐者乎。泥犁之報,固難免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柳勝,字平之,卯金鄉人。僥幸混了一官職,便在當地妄以權勢獨斷獨行。其本性貪婪兇惡,只要可撈得錢財,即使對親戚也毫不留情。恰又遇上殷述慶這個貪官到此地來任職,兩個惡人互相交結,狼狽為奸,得到錢財,彼此瓜分。遭受他們毒害的人,無不向神明哭訴。不到半年,柳勝暴死,死時七竅流血。沒幾天,殷述慶也得惡病暴亡,收埋稍遲,全身出蟲。柳勝的一個老仆和一條家犬,忽然同一天死亡。過了一晚,老仆人像受驚嚇似的忽然坐起來,對其妻說:“我剛才到了陰間,看見冥王坐在殿上,冥官鬼卒厲聲傳命,便見階下押來兩個人,就是主人和殷述慶,鬼卒對他們嚴刑拷打,令人不忍見聞。又命冥吏取一簿子來,上面記錄著我為主人領錢之數目,而黑狗又常隨我出去領錢,所以將我和黑狗一并勾去以作見證。不久,殿上喊道:‘將柳勝、殷述慶這兩個惡人押入地獄,決不饒恕救免?!に咎胤盼疫€陽,是要借我把此事告訴世人啊!”[按]讓殷述慶這樣的貪官當權,已是生靈涂炭了,況又加上柳勝助紂為虐呢?所以他們受地獄之報應,自然是難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仆犬證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仆犬證贓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