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增價自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增價自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增價自斃(晉澹庵述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太倉錢君球,于順治末年,見漁人賣一鱉,索錢五十。君球許以二十五,將買放之。適張伯重至,增其五文,買而烹之。羹猶未熟,張忽大寒,發譫語云,我本有人買放,汝何故奪吾殺之。索命甚急,家人哀懇。曰既如此,須錢某來。君球至,代懇釋放,伯重遂蘇,因此誓不食葷。未幾,見有賣河豚者,伯重復買食之,病即隨發,逾日遂死。[按]不超度鱉,縱不茹葷,怨亦終報,但爭遲速不同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江蘇太倉錢君球,于清朝順治末年,見漁夫賣一鳘,出價五十文。君球與漁人討價還價后,擬定二十五文,將此鱉買去放生。剛巧張伯重來,向漁人增價五文,買回家烹煮。鱉羹還未煮熟,張伯重忽然全身寒冷,口中說胡話,說:“我本已有人買去放生,你何故要奪我而殺?”討命很急,家人哀求。整說:“既如此,必須請錢某來?!本虻?,代求寬恕釋放,伯重遂蘇醒過來,因此發誓不再吃葷。沒多久,見有人賣河豚,伯重又買回烹食,舊病隨即復發,過一天就死了。[按]張家不為那屈死之鱉超度,縱然不吃葷,所結之怨也終必受報,只差遲速不同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增價自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增價自斃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