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舉家福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舉家福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舉家福澤(出自《四分律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佛在世時,跋提城內,有大居士曰琝(min)荼(tu),大饒財寶,隨意所欲,周給人物。倉中有孔,大如車輪,谷米自出。婦以八升米作飯,飼四部兵,及四方來者,食猶不盡。其兒以千兩金,與四部兵,及四方乞者,隨意不盡。其婦以一裹香涂四部兵,并四方來乞者,香故不盡。奴以一犁田,出米滋多。婢以八升谷喂四部兵之馬,猶食不盡。舉家各爭自己福力,現荼問佛。佛言,若論福力,汝等共有。昔王舍城有一織師,其婦及兒,媳,奴婢,正欲食時,有辟支佛來乞食,舉家各欲舍己所食奉之。辟支佛言,各減少許,于汝不少,于我得足。即便從之。辟支佛食已,踴身虛空,現諸神變,織師舉家大喜。命終之后,皆生天上,余福未盡,故得如此。[按]諺云,一人有福,拖到一屋。雖然如此,要知同在屋內,被其拖得到者,在彼亦自有福分,但福之大小,存乎其人耳。所以貴人子女,必無乞兒相貌。賤隸家僮,必無卿相〖卿相,古時高級長官或爵位的稱謂〗八字。何則。同業相感,則同業相聚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佛在世時,跋提城內,有位大居士名琝荼,家資富饒,財寶充足,隨人需要什么,他都隨意周濟。其家糧倉有孔,大如車輪,谷米自然涌出。其妻用八升米做飯,供給四部兵及四方過往人吃,還吃不完。其兒子用千兩金,供四部兵及四方乞丐隨便拿,仍取之不盡。其媳婦用一袋香涂四部兵,連同四方來乞之人,其香總用不完。其奴仆用一犁耕田,種出來之谷米滋多。其婢女用八升谷喂四部兵之馬,也食不盡。全家人互相較量自己福力?,\荼問佛誰福力最大。佛說:“若要論福力,你全家人都差不多。在過去世中,王舍城有一織師,有一天他同妻子及兒子、媳婦、奴婢,正要用餐時,剛好有位辟支佛來乞食,全家人都爭著要將自己所食飯菜供養辟支佛。辟支佛說,各人分出少許飯菜,于你們不差那一點點,于我已足夠。于是全家人聽從之。辟支佛食后,躍身虛空,現出種種神通變化,織師全家大喜。命終以后,都生天上。至今尚有余福未盡,所以有此福報?!盵按]諺語說,一人有福,拖到一屋。話雖如此,要知同在一屋之內,能被拖得到的,在他本身也自有福分。但福報之大小,要看各人宿世之善業如何。所以貴人家的子女,必不會有乞兒的相貌。賤隸家的小孩,斷不會有卿相的命運。為什么呢?因為同業相感,才會同業相聚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舉家福澤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舉家福澤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