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《了凡四訓》謙德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了凡四訓》謙德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謙德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易曰,天道虧盈而益謙,地道變盈而流謙,鬼神害盈而福謙,人道惡盈而好謙。是故謙之一卦,六爻皆吉。書曰,滿招損,謙受益。余屢同諸公應試,每見寒士將達,必有一段謙光可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辛未計偕,我嘉善同袍,凡十人。惟丁敬宇賓,年最少,極其謙虛。余告費錦坡曰,此兄今年必第。費曰,何以見之。余曰,惟謙受福。兄看十人中,有恂恂款款,不敢先人,如敬宇者乎。有恭敬順承,小心謙畏,如敬宇者乎。有受侮不答,聞鎊不辯,如敬宇者乎。人能如此,即天地鬼神,猶將佑之,豈有不發者。及開榜,丁果中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丁丑在京,與馮開之同處,見其虛己斂容,大變其幼年之習。李霽巖,直諒益友,時面攻其非,但見其平懷順受,未嘗有一言相報。余告之曰,福有福始,禍有禍先。此心果謙,天必相之〖相(xiang),相助】,兄今年決第矣。已而果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裕峰光遠,山東冠縣人,童年舉于鄉,久不第。其父為嘉善三尹,隨之任。慕錢明吾,而執文見之。明吾悉抹其文,趙不惟不怒,且心服而速改焉。明年,遂登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壬辰歲,余人覲。晤夏建所,見其人氣虛意下,謙光逼人。歸而告友人曰,凡天將發斯人也,未發其福,先發其慧,此慧一發,則浮者自實,肆者自斂。建所溫良若此,天啟之矣。及開榜,果中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陰張畏巖,積學工文,有聲藝林。甲午,南京鄉試,寓一寺中,揭曉無名,大罵試官,以為瞇目。時有一道者,在傍微笑,張遽移怒道者。道者曰,相公文必不佳。張益怒曰,汝不見我文,焉知不佳。道者曰,聞作文,貴心氣和平,今聽公罵詈,不平甚矣,文安得工。張不覺屈服,因就而請教焉。道者曰,中全要命,命不該中,文雖工,無益也,須自己做個轉變。張曰,既是命,如何轉變。道者曰,造命者天,立命者我,力行善事,廣積陰德,何福不可求哉。張曰,我貧士,何能為。道者曰,善事陰功,皆由心造,常存此心,功德無量。且如謙虛一節,并不費錢,你如何不自反,而罵試官乎。張由此折節自持,善曰加修,德日加厚。丁酉,夢至一高房,得試錄一冊,中多缺行。問傍人曰,此今科試錄,何多缺名。曰,科第陰間三年一考較,須積德無咎者,方有名。如前所缺,皆系舊該中式,因新有薄彳了而去之者也。后指一'行云,汝三年來,持身頗慎,或當補此,幸自愛。是科果中一百五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此觀之,舉頭三尺,決有神明。趨吉避兇,斷然由我。須使我存心制行,毫不得罪于天地鬼神,而虛心屈己,使天地鬼神,時時憐我,方有受福之基。彼氣盈者,必非遠器,縱發亦無受用。稍有識見之士,必不忍自狹其量,而自拒其福也。況謙則受教有地,而取善無窮,尤修業者所必不可少者也。古語云,有志于功名者,必得功名。有志于富貴者,必得富貴。人之有志,如樹之有根,立定此志,須念念謙虛,塵塵方便,自然感動天地,而造福由我。今之求登科第者,初未嘗有真志,不過一時意興耳,興到則求,興闌則止。孟子曰,王之好樂甚,齊其庶幾乎。余于科名亦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《易經》謙卦說:“天之本性是要使盈滿者虧損而補償不滿者。地之本性是要使盈滿者溢出而流向不滿者。鬼神之本性是損害盈滿者而福蔭不自滿者?!比酥拘允菂拹河瘽M者而喜好不自滿者。所以謙卦之六爻皆吉祥?!稌洝分姓f:“自滿招致損害,謙虛招致利益?!蔽叶啻闻c諸位同學去參加考試,每見貧寒學子將要發達之時,身上必有一段謙和之光,仿佛可以用手捧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辛未年,我與嘉善同鄉一起去京城會試,同行十人中,唯有丁敬宇最年少,極其謙虛。我對費錦坡說:“此兄今年必中?!辟M說:“何以見得呢?”我說:“唯有謙虛之人才堪承受福報。你看十人當中,有誠實厚道、不敢搶人先如敬宇的嗎?有恭敬順承、小心謹慎如敬宇的嗎?有受侮辱而不回敬,聞毀謗而不爭辯如敬宇的嗎?人能如此,即是天地鬼神,猶當保佑他,豈有不發達之理?”等到放榜,丁敬宇果然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丁丑年在京城與馮開之住一起,見其謙恭和順,毫無驕慢,大大改變了其少年時之習氣。他有位正直而誠實的朋友叫李霽巖,時常當面指責他的過錯,而他平心順受,從來不出一言反駁。我告訴馮兄說:“福有福之根源,禍有禍之先兆。內心果然謙卑,上天必定相助。兄今年必定登第?!焙髞眈T開之果然考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趙裕峰,名光遠,山東冠縣人。不滿二十歲就中了舉人,后來又參加會試,卻屢考不中。其父為嘉善縣文書,裕峰隨同父親上任。裕峰很仰慕嘉善名士錢明吾,就帶著自己的文章去拜見他,而明吾把其文章都涂抹掉了。裕峰不但不生氣,且心服口服,趕緊改正自己的缺陷。如此虛心用功的年輕人,實在是少有。到了第二年,裕峰即考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壬辰年,我到京城覲見皇帝,認識了夏建所,見其虛懷若谷,謙光逼人。我回來告訴朋友說:“凡是上天將要使此人發達,在未發其福之前,一定先發其智慧,此智慧一發,則浮滑者自然變得誠實,放肆者自然收斂。建所溫謙良善到此地步,一定是上天將要發他之福?!钡鹊椒虐駮r,建所果然考中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陰張畏巖,其學問造詣很深,文章也作得很好,在讀書人中很有名聲。甲午年南京鄉試,他借住在一寺院中,待放榜時,不見其名。他很不服氣,大罵考官,認為試官有眼不識好文章。當時有一修道者在旁邊微笑,張畏巖即把怒火發在道者身上。道者說:“相公其文必不好?!睆埼穾r更加發怒說:“你沒見我的文章,怎知我寫得不好?”道者說:“我常聽人說,做文章最要緊的是心平氣和,今聽相公大罵考官,說明你內心極為不平和,又如何能寫得好文章呢?”張畏巖不覺內心屈服,因此向道者請教。道者說:“考功名,全要靠命,命若不該中,文章雖好,也無用處。必須自己做個轉變?!睆堈f:“既然是命,如何轉變呢?”道者說:“造命在天,立命在我。只要你力行善事,廣積陰德,什么福不可求得呢?”張說:“我一介貧窮書生,能行什么善呢?”道者說:“行善事,積陰功,都是由心所造。只要常存行善積德之心,功德就無量無邊了。且如謙虛一事,并不需花錢,你為何不自我反省,而罵考官不公平呢?”張聽了道者之話,從此就謙卑自牧,善行每日增修,德行每日加厚。到了丁酉年,有一天,他夢至一處高大的屋宇,見到一本科考錄取名冊,其中多有缺行。即問旁邊人:“今年科考錄取名冊內,為何多有缺名?”旁人回答說:“陰間科考每三年作一次考查,必須是積德無過失的,冊里才會有其名字。比如名冊前面的缺行,都是從前本該考中,但因新近犯罪而剔除的。又指一行說:‘你三年來,修身很謹慎,或當補此空缺,希望你珍重自愛?!边@一年,張畏巖果然考中第一百零五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此看來,舉頭三尺,必有神明。趨吉避兇,斷然由我。須使我存善心、行善事,絲毫不得罪于天地鬼神。還要虛心屈己,使天地鬼神時時哀憐我,才有受福之根基。那些恃才傲物的,絕非大器,即使發達,也難以受用福報,不得真實利益。稍有見識之人,必不肯自己狹小心量,而自拒其福報。況謙虛則利于受教,而獲善無窮。尤其是修行之人更不可缺少謙遜。古語說:“有志于功名的人,必定可得功名。有志于富貴的人,必定可得富貴?!比巳粲兄鞠?,如同大樹有根。立定此志,必須念念謙虛,時時與人方便,自然會感動天地,而自邀福報。今之求功名的人,當初未必有真志向,不過是一時興致而已。興致來了,就求。興致退了,就止。孟子對齊宣王說:“大王喜好音樂,若喜好到極點,能與民同樂,那么齊國大概即可興旺了?!鼻笕】瓶脊γ?,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《了凡四訓》謙德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《了凡四訓》謙德篇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