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清河善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河善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附征事二則《出自《文昌化書》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帝君曰,予既離惡道(遇佛之后),受形于趙國,為張禹之子,名勛。長為清河令,寬明自任,人不忍欺。待吏如僚友,視民如家人。吏有失謬者,正定之。馳慢者,勉勵之。魯莽者,教誨之。詭詐者,詰難之。爭財賄者,以義平之。爭禮法者,以情諭之。為賊者,使償其貲。傷人者,使庭拜其敵。初情可憫者,猶宥之。本心可恕者,猶出之。必詞窮心盡而后付之于法。若夫失出之罰,容惡之鎊,予所不辭。為政五年,而雨旸以時,蝗疫不作,小民之禱頌興焉。[按]漢世良吏多矣,有如帝君之視民如傷,慈祥惻怛者乎。乃考之史鑒,但見曲詆張禹,而后人之善政無聞。然則史鑒,果可盡信乎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帝君說:“我遇佛之后,既已出離惡道,轉世為人,投生于趙國,為張禹之子,名勛。長大后為清河縣令。為官一向寬仁大度,光明磊落,不忍欺人。待下屬官吏如同僚朋友,視百姓如同家人。官吏們偶有過失,我就及時糾正;有懈怠輕忽的,我就勸勉鼓勵;魯莽行事的,我就耐心教誨;狡詐陰險的,我就查究駁斥。計較俸祿不公平的,我就用道義勸化。爭論典章制度不公正的,我就以情理曉諭。做賊的,我就使其償還錢財;打傷人的,我就讓他登門賠禮道歉;初犯情有可原的,我就寬免。若不是出自本心還可饒恕的,就盡量釋放。遇到詞窮心盡無話可說而仍不思悔改的,我才不得不付之以法。至于審理案件,我往往重罪輕判或應判刑而不判刑,有人謗議我寬容罪犯,我對此從不辯駁。為官五年,陰晴適時,風調雨順,蝗災瘟疫不起,百姓禱天謝地稱頌我的政績?!盵按]漢朝雖有很多好官,卻沒有能比得上帝君這樣關心民眾疾苦、慈祥懇切的。查考有關歷史書籍,只見有詆毀張禹的,而其后人張勛之善政卻無有記載。然史書豈可全信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清河善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清河善政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