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 > 人能如我存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能如我存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[發明]先要看明存心二字,然后講到人能如我。又須先識心是何物,然后再講存與不存。如教人取寶,務要先知寶所。◎人心道心之辨,吾儒千古以來,圣圣相傳之真命脈也。道之大原出于天,不過依稀仿佛語,并非孔顏道脈之宗。而世儒有意鎊佛,憑空造出釋氏本心,吾儒本天之說,戕賊自己心學淵源,獨讓鎮家之寶于釋氏,大可扼腕。乃無識小子,竟有從而和之者矣。安得有大圣賢,起而正其謬哉。◎圣賢學問,不過要人求放心。但心既放矣,誰復求之。一放一求,似有兩心。若無兩心,何云求放。此處當研之又研,不可草草。◎吾儒論心,到虛靈不昧,具眾理,應萬事之說,精醇極矣。但此意本出之華嚴楞嚴諸解??酌弦院?,周程以前,儒家從無此語,朱子發之,不可謂非有功于儒矣。◎晦庵十八歲,從劉屏山游。屏山意其必留心舉業,搜其篋(qie)幻中,唯大慧禪師語錄一帙(見尚直編及金湯編)。每同呂東萊,張南軒謁諸方禪老,與道謙禪師最善,屢有警發(謙師逝后,晦庵有祭文,載宏教集)。故學庸集注中,所論心性,略有近于禪者。晚年居小竹軒中,常誦佛經,有齋居誦經詩。謂晦庵為全然未知內典,過矣(魯公與孔子言而善,孔子稱之。公曰,此非吾之言也,吾聞之于師也??鬃釉?,君行道矣,直心即是道。然則愛晦庵者,正不必為晦庵諱也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[發明]先要看明白“存心”二字,然后才可講人能如我。又必須先識得心是何物,然后再講存與不存。如同教人取寶,務必要先知寶在何處?!蛉诵呐c道心之辨別,是儒家千古以來,圣人代代相傳之真命脈。西漢董仲舒說:“大道之根源出于天?!币膊贿^是依稀仿佛之語,并非孔子、顏淵正宗的道統血脈。而后世儒者有意誹謗佛教,憑空捏造出“佛教本原在于心,儒教本原在于天”之說,殘害儒家自己之心學淵源,獨把鎮家之寶讓于佛教,豈不大可惋惜?然而一班無見識之輕狂后生,竟有隨從而附和此種說法的。祈愿能有大圣賢起而匡正其謬誤?!蚴ベt之學問,不過要人求得放心。但心既放了,又有誰去求呢?一放一求,似有兩個心。若無兩個心,何以說求和放呢?此處當反復研究,不可草草帶過?!蛉寮艺撔?,有“虛靈不昧,具眾理而應萬事”之說,極其精當確切。但此意本出自《華嚴經》和《楞嚴經》各注解中??鬃?、孟子以后,周敦頤、程顥、程頤以前,儒家從無此說。因此,此理是朱熹闡發出來的,不能說他無功于儒教?!蛑祆?,號晦庵,十八歲時隨劉屏山游學。屏山原以為他必定留心于科考功名,但搜其書箱,唯有一本大慧禪師語錄。他常與呂東萊、張南軒拜訪諸方禪門長老,而與道謙禪師交往最密切。謙師的開示對他頗有警醒和啟發。所以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集注中有關心性之闡釋,都略帶有近于禪之意境。他晚年住在小竹軒中,常誦佛經,著有《齋居誦經詩》(其詩云:“端居獨無事,聊披釋氏書。暫息塵累牽,超然與道居。門掩竹林幽,禽鳴山雨余。了此無為法,身心同宴如”)。若認為晦庵為全然不知佛法,那就錯了(魯公與孔子交談,所言皆合至理,孔子稱贊他。魯公說:“這些道理并不是我能說出來的,我是從老師那里聽到的?!笨鬃诱f:“你是在行道啊?!彼^直心即是道。因此敬仰晦庵之人,正不必為晦庵避諱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安士全書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廣義節錄:人能如我存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人能如我存心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