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萬善先資 > 釋俗見斷殺之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釋俗見斷殺之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釋俗見斷殺之疑(凡八辨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??筛?,犬能司夜,固當憐之。豬羊一無所能,不食何用。?答,戒殺放生,不過自全其惻隱耳,豈因物之有用無用哉。因有用而不食,仍然自私之念矣。況蚖蛇蝠蝎,蟏蛸蜣螂,倶系無用,試問何以不食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??筛?,狗能守夜,固當憐惜。而豬羊一無所能,不食留之何用?”?答:“戒殺放生,不過為保全自己之慈悲心,與物類之有用無用有何關系?若因其有用而不殺食,仍然是出于自私之念。況且蚖蛇、蝙蝠、壁虎、蜘蛛、蜣螂之類,皆屬無用,試問為何不食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雞犬牛羊,皆哀鳴畏死,殺之固所不忍。水族無聲淚者,安能盡戒。?答,形有大小,性無大小。殺防風氏與嬰兒,其罪均也。倘謂形小者可殺,則人身更小于牛,是殺牛反不如殺人矣。若云無聲不痛,試于啞人就戮時察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雞狗牛羊,都哀鳴怕死,殺它們固然心有不忍。而水族中無聲無淚的,總不能一概盡戒?!?答:“物類之形體雖有大小之別,而其本性沒有大小之分。譬如殺身長三丈之防風氏與殺嬰兒,其罪等同。若認為形體小的就可任意殺,則人身更小于牛身,豈不是殺牛反不如殺人了?若說不出聲就沒有痛苦,試問啞巴被殺時,你認為他痛不痛苦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操刀自割,固害慈心。今攜物至他所,使人殺訖,然后持歸,不失遠庖廚之義,足矣。?答,此掩耳盜鈴也。若使人代殺,即可嫁禍于人。則屈受笞杖者,但當怨隸人,不當怨官長。若他處就戮,即可遷怨彼處。則枉判流徙者,但當恨邊地,不當恨刑官。豈物類可欺,自心可欺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親自操刀殺生,固然有傷慈悲心。若攜物類到外面,讓他人宰殺之后,再拿回家,這也不失所謂的君子遠庖廚之義??偪梢园??”?答:“這完全是掩耳盜鈴。若讓他人代殺,即可將罪過嫁禍于他人。那么含冤負屈遭拷打的,只當怨行刑之差役,而不當怨審案之官長。若換他處殺生,即可將仇怨轉移其處。那么被冤枉判處流放的,只當恨所在之邊地,而不當恨掌刑法之官員。即使物類可欺,而自心不可欺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所放之物,被人捕去,奈何。?答,捕者自捕,放者自放。譬如良醫療病,不能保將來之不死。譬如兇年設粥,不能保日后之不饑。譬如工師構大廈,不能保久遠之不壞。世間萬事皆然,何獨至于放生而疑之。無如今人當名利所在,則奮然勃然,略無顧慮。獨至善事當前,則逡巡畏縮,百計求其弊端。宜乎釀成此苦娑婆界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每見所放的物類,隨即又被人捕去,怎么辦?”?答:“捕有捕的罪過,放有放的功德。譬如良醫為人治病,不能保證其將來不死。又如荒年施粥濟饑,不能保證其日后不再挨餓。也如工匠建造高樓大廈,不能保證其久遠不壞。世間萬事萬物,誰都無法預料將來會怎樣,為何獨對放生一事而心懷疑慮呢?無奈現今之人,當有名利可圖時,便奮勇爭先,興致勃然,毫無顧慮。唯獨于善事當前時,總是徘徊畏縮,百般挑剔找借口。難怪會釀成這眾苦充滿的娑婆世界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物既損傷,放之未必終活,何苦枉費錢財。?答,物既損傷,尤可憐憫。若乘此而生,固莫大之功。倘不幸而死,使物類善終,不猶愈于鼎鑊煎熬乎。譬如獄中之囚,明知其無辜而將縱矣。豈得因彼形容枯槁,反置之死地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物類遭捕時既已損傷,即使買來放生,未必能活,何苦枉費錢財?”?答:“物類既已受傷,尤堪憐憫。若能因你買放而得以活命,固然是莫大功德。倘若不幸而死,也可使它們得以善終,不至于受湯烹油炸之苦??!譬如獄中之囚犯,明知其無辜而將要釋放。豈可因其形容枯槁,反置之于死地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行善以立心為主,心地茍善,何須戒殺。?答,何哉。爾所謂善心者,為口腹之娛,使物類受彌天痛苦,究竟一人咽喉,遂成糞穢膿血。則天下兇心毒心,莫此為甚矣。試問善心更在何處。吾恐三惡道中,盡是此輩善心人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行善以存心為主,只要心地善良,何必戒殺?”?答:“我不知你所說的善心是指什么。若以殺生而言,為滿足自己口腹之欲,致使物類慘遭彌天痛苦,無論怎樣的美味佳肴,究竟一入咽喉,畢竟皆成糞便膿血。大概天下沒有比這更兇殘惡毒的了。試問善心到底更在何處?恐怕三惡道中,盡是此類‘善心人’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吾則無可無不可,非戒殺,非不戒殺,置之無心而已。魯答,無心戒之,功固不淺。無心殺之,罪亦不輕??鼙I劫掠他家,飛矢誤中于汝,汝能諒其無心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我倒是無可無不可,無所謂戒殺,或不戒殺,置之無心罷了?!?答:“無心而戒殺,功德固然不淺。無心而殺生,罪業也不輕。譬如強盜劫掠他家,飛箭誤中于你,你能原諒其無心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異類眾生,不下恒沙之數,今所救有限,亦何濟于事。?答,上帝好生惡殺,生全一物,已合天心,況多命乎。譬之貧者,銅山金穴不可得,即斗粟亦足延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異類眾生,多于恒河沙之數,今所救者畢竟有限,能濟得何事?”?答:“上天既有好生之德,自然厭惡殺戮。能放生保全一命,已合乎天心,何況保全多命呢?譬如貧窮之人,雖得不到銅山金礦,而即使有斗米也足以延命啊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萬善先資:釋俗見斷殺之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釋俗見斷殺之疑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