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 序言部分 > 重刻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刻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淫殺二業,乃一切眾生生死根本。最難斷者唯淫,最易犯者唯殺。二者之中,淫則稍知自愛者,猶能制而不犯。然欲其意地清凈,了無絲毫蒂芥者,唯斷惑證真之阿羅漢方能之耳。余則愛染習氣,雖有厚薄不同,要皆纏綿固結于心識之中,從劫至劫,莫能解脫。殺則世皆視為固然。以我之強,陵彼之弱。以彼之肉,充我之腹。只顧一時適口,誰信歷劫酬償。楞嚴經云,以人食羊,羊死為人,人死為羊,如是乃至十生之類,死死生生,互來相啖,惡業倶生,窮未來際。古德云,欲得天下無兵劫,除非眾生不食肉。又云,欲知世間刀兵劫,須聽屠門半夜聲。既有其因,必招其果。不思則已,思之大可畏也。安士先生恭稟佛敕,特垂哀愍,因著欲?;乜褚越湟?,萬善先資以戒殺。征引事實,詳示因果。切企舉世之人,同懷乾父坤母,民胞物與之真心,永斷傷風亂倫,以強陵弱之惡念。又欲同人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因將文昌帝君陰騭文詳加注釋。俾日用云為,居心行事,大而治國安民,小而一言一念,咸備法戒,悉存龜鑒。由茲古圣先賢之主敬慎獨,正心誠意,不至徒存空談而已。如上三種,文詞理致,莫不冠古超今,翼經輔治。因其以奇才妙悟,取佛祖圣賢之心法,而以雅俗同觀之筆墨發揮之故也。雖然,已能戒淫戒殺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若不了生脫死,安能保其生生世世不失操持。則恒生善道,廣修?;?,不墮惡趣彼此酬償者,有幾人哉。而了生脫死,豈易言乎。唯力修定慧,斷惑證真者,方能究竟自由。余則縱令尊為天帝,上而至于非非想天,福壽八萬大劫,皆屬被善惡業力之所縛著,隨善惡業力之所輪轉耳。因是特依如來仗佛慈力帶業往生之法,薈萃凈土經論要義,輯為一書,名曰西歸直指。若能一閱是書,諦信不疑,生信發愿,求生西方。無論根機之利鈍,罪業之輕重,與夫工夫之淺深,但能信愿真切,持佛名號,無不臨命終時,蒙佛慈力,接引往生。既往生已,則超凡入圣,了生脫死,悟自心于當念,證覺道于將來。其義理利益,唯證方知,固非筆舌所能形容也。此系以己信愿,感佛慈悲,感應道交,獲斯巨益。較仗自力斷惑證真,了生脫死者,其難易奚啻天地懸隔而已?,F今外洋各國大戰數年。我國始因意見不同,竟成南北相攻。加以數年以來,水風旱潦,地震,土匪,瘟疫等災,頻迭見告。統計中外所傷亡者,不下萬萬。痛心疾首,慘不忍聞。不慧濫廁僧倫,未證道果。徒存傷世之心,毫無濟人之力。有同鄉芹浦劉在霄先生者,清介之士也。世德相承,篤信佛法。今夏來山見訪,談及近來中外情景,戚然曰,有何妙法,能為救護。余曰,此是苦果,果必有因。若欲救苦,須令斷因,因斷則果無從生矣。故經云,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。遂將安士全書示之,企其刊板廣傳,普令見聞,同登覺岸。先生不勝歡喜,即令其甥趙步云出資七百元,祈余代任刊事。憶昔戊申,曾勸李天桂刊板于蜀,彼即祈余作序。后以因緣不具,事竟未行。今蒙劉公毅然贊成,殆非小緣。竊以袁了凡四訓,為改過遷善之嘉言,俞凈意一記,為至誠格天之懿行。其發揮事理,操持工夫,最為嚴厲純篤,精詳曲盡。因附刊于陰騭文廣義下卷之后。蓮池戒殺放生文,為滅殘忍魔軍之慈悲主帥。省庵不凈觀等頌,為滅貪欲魔軍之凈行猛將。省庵勸發菩提心文,為沉淪苦海眾生之普度慈航。爰附于三種法門之后。譬如添花錦上,置燈鏡旁,光華燦爛,悅人心目。果善讀之,則不忠不恕之念,忽爾冰消,自利利他之心,油然云起。從茲步步入勝,漸人漸深,不知不覺,即凡情而成圣智矣。庶可了生脫死,永出輪回,面禮彌陀,親蒙授記。謹為閱此書者賀曰,久沉業海,忽遇慈航。遵行忠恕,歸命覺皇。信真愿切,執謝情亡。感應道交,覲(jin)無量光。余詳戊申序中,茲不復贅。民國七年歲次戊午六月十九日,古莘(shen)釋印光謹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淫欲和殺生這兩種惡業,是一切眾生生死輪回的根本。而在眾多惡業中最難斷除的是淫欲,最容易犯的是殺生。在這兩種惡業之中,就淫欲來說,懂得潔身自愛的人,還能勉力克制不犯。而若要達到意地清凈,沒有絲毫起心動念,只有斷惑證真的阿羅漢方能做到。一般人的愛染習氣,雖有深淺不同,但總是將情絲愛網牢牢地纏結于心,致使無量劫來都無法解脫。至于殺害動物的生命,通常世人大都認為是理所當然。憑恃自己的強悍,欺凌弱者,用眾生的肉填自己的腸胃,只顧滿足舌根一時的美味,有誰相信將來必定要歷劫以身償還?《楞嚴經》上說:“由于人吃羊,羊死后轉世為人,人死后轉世為羊,乃至于十類眾生(胎、卵、濕、化,有色,無色,有想,無想,非有想,非無想)都是這樣死死生生、生生死死,彼此互相啖食。惡業種子與生俱來,窮盡未來際永無休止?!惫诺抡f:“欲得天下無兵劫,除非眾生不食肉?!庇终f:“欲知世間刀兵劫,須聽屠門半夜聲?!奔仍煜铝藲⑸囊?,必然招致被殺的果。若不加深思,固然不知道。若仔細一思量,著實可怕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朝周安士先生,恭秉佛陀教誡,悲憫眾生的愚癡迷昧及其恒造淫殺惡業,當永劫受苦,無有了期。因著《欲?;乜瘛芬粫鴦袢私湟?,著《萬善先資》一書勸人戒殺。旁征博引各類事實,詳盡說明了因果報應的原理,殷切期望世人同懷乾父坤母、民胞物與的真心,永斷傷風亂倫、以強凌弱的惡念。同時也希望世人皆能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因而將《文昌帝君陰騭文》一書詳加注釋,告訴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應如何待人處世,應怎樣存心行事,大到治國安民,小至一言一念,都有相應的法度,并可從中得以借鑒。由是使得古圣先賢所謂主敬慎獨、正心誠意的理念得到落實,不再只是空談。以上這三種著作,文詞典雅、義理純正,無不冠古超今,對輔佐治國、經邦濟世也大有補益。周安士先生憑借自己的奇才妙悟,秉承佛祖圣賢的心法,采用雅俗同觀的文筆而加以發揮。盡管這樣,只有精讀此三部著作,而后才能戒淫戒殺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。倘若不能了生脫死,出離六道輪回,又怎能保持生生世世不失高潔的節操品行呢?而事實上,能夠累世生于善道,且廣修?;?,不致墮于惡趣,彼此相互報償的,究竟能有幾人呢?但若要了生脫死,又談何容易?唯有勉力勤修戒、定、慧,斷惑證真的人,方能永出三界,獲得究竟解脫。其余的即使位至天帝之尊,由上推及非非想天,享福壽八萬大劫,還不都是一樣被善惡業力所束縛,隨善惡業力所輪轉。因此,安士先生特依據如來金口所宣,仗佛慈悲愿力加持,帶業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凈土法門,薈集凈土經論要義,編輯成《西歸直指》一書。若能有幸讀到這本書,并深信不疑,由此生信發愿,念佛求生西方凈土,無論他的根機是利是鈍,往昔所造罪業是輕是重,如今念佛功夫是深是淺,只要能信愿真切,持佛名號,無不臨命終時,蒙佛慈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既已往生凈土,自然是超凡入圣,了生脫死了,甚至還能悟自心于當念,證覺道于將來。這其中的義理和利益,唯有親證之后方能了知,絕不是語言文字所能形容的。這都是那些對凈土法門已經生信發愿的人,感佛慈悲攝受,感應道交,才能獲得如此巨大的利益,比起靠自力來斷惑證真,了生脫死,其間的難易差別何止像天地一樣懸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今世界各國戰爭連年不斷,我國(指中華民國)南北方亦因意見不同而互相攻擊,加上最近數年以來,水災、風災、旱災、地震、土匪、瘟疫等災難接二連三襲來。統計中外傷亡的人,不會少于萬數。真令人痛心疾首,慘不忍聞!本人才疏學淺,濫廁于僧人之列,既未證得道果,徒存傷世之心,毫無濟人之力。有位同鄉芹浦劉在霄先生,是個清正耿直的君子,他家世代德澤相承,且篤信佛法。這位劉先生今夏來普陀山訪我,談及近來中外情景,悲傷地問道:“可有什么好的辦法能夠救護苦難眾生?”我告訴他:“目前種種災難是苦果,有果肯定有因。若要救護眾生的苦難,必須先令他們斷除惡因。惡因一斷,苦果自然就無從生起了。正如佛經所言,菩薩害怕造作惡因,眾生只是畏懼惡果?!庇谑俏冶銓ⅰ?a href="http://www.natw.net/" target="_blank" title="安士全書">安士全書》送給他看,希望他發心刊版印刷,廣為流通,使人們都能見到,共同登上離苦得樂的覺悟之路。劉先生非常歡喜,隨即叫他的外甥趙步云出資七百元,請我代為負責刊版、印行諸事。記得光緒戌申年(1908),我曾勸李天桂在四川刊版流通,他當時請我作序,后來由于因緣不具足,刊印之事竟沒有實行?,F在承蒙劉公毅然贊成,這應該說是非常殊勝的因緣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認為《了凡四訓》這本書是勸人改過向善的嘉言,《俞凈意公遇灶神記》一文中所記載的事實,可謂是至誠感格上天的懿行。這兩篇文章對于發揮事理并論及操持功夫,最為嚴謹純篤、精詳曲盡。因而附刊于《陰騭文廣義》下卷之后。又蓮池大師所作《戒殺放生文》,可稱得上是消滅殘忍魔軍的慈悲主帥。省庵大師所作的《不凈觀》等頌,應是消滅貪欲魔軍的凈行猛將。省庵大師的《勸發菩提心文》,誠為沉淪苦海眾生的普度慈航。因此我把以上這幾篇著作附在三種法門之后,譬如添花于錦上,置燈于鏡旁,光華燦爛,悅人心目。果能將這幾種著作認真細讀,那些不忠不恕的念頭,當即冰消。自利利他的善心,油然生起。從此步步進入佳境,漸入漸深,不知不覺之間,已是轉凡情而成圣智了,至此則可望了生脫死,永出輪回,面禮彌陀,親蒙授記。由此特為閱讀此書的人慶賀,往昔久沉業海,而今忽遇慈航。遵行忠恕之道,至誠歸命覺皇。信真愿切念佛,情執當下消亡。與佛感應道交,必能覲無量光。其余詳在戌申序中,在此不再重復。民國七年(1918)歲次戌午六月十九日,古莘釋印光謹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》重刻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重刻序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