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普勸受持流通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天下有極慘極烈,至大至深之禍,動輒喪身殞命,而人多樂于從事,以身殉之,雖死不悔者,其唯女色乎。彼狂徒縱情欲事,探花折柳,竊玉偷香,滅理亂倫,敗家辱祖,惡名播于鄉里,毒氣遺于子孫,生不盡其天年,死永墮于惡道者,姑置勿論。即夫婦之倫,倘一沉湎,由茲而死者,何可勝數。本圖快樂,卒致死亡,鰥寡苦況,實多自取,豈全屬命應爾哉。彼昵情床笫者,已屬自取其殃,亦有素不狎昵,但以不知忌諱,冒昧從事,致遭死亡者,亦復甚多。故禮記月令,有振鐸布告,令戒容止之政(容止,即動靜,謂房事也),古圣王愛民之忱,可謂無微不至矣(忌諱,壽康寶鑒詳言之,俱宜購閱)。吾常謂世間人民,十分之中,由色欲直接而死者,有其四分。間接而死者,亦有四分,以由色欲虧損,受別種感觸而死。此諸死者,無不推之于命,豈知貪色者之死,皆非其命。本乎命者,乃居心清貞,不貪欲事之人,彼貪色者,皆自戕其生,何可謂之為命乎。至若依命而生,命盡而死者,不過一二分耳。由是知天下多半皆枉死之人,此禍之烈,世無有二,可不哀哉,可不畏哉。亦有不費一錢,不勞微力,而能成至高之德行,享至大之安樂,遺子孫以無窮之福蔭,俾來生得貞良之眷屬者,其唯戒淫乎。夫婦正淫,前已略說利害,今且不論。至于邪淫之事,無廉無恥,極穢極惡,乃以人身,行畜生事。是以艷女來奔,妖姬獻媚,君子視為莫大之禍殃而拒之,必致福曜照臨,皇天眷佑。小人視為莫大之幸福而納之,必致災星蒞止,鬼神誅戮。君子則因禍而得福,小人則因禍而加禍,故曰禍福無門,唯人自召。世人茍于女色關頭,不能徹底看破,則是以至高之德行,至大之安樂,以及子孫無窮之福蔭,來生貞良之眷屬,斷送于俄頃之歡娛也,哀哉。安士先生欲?;乜褚粫?,分門別類,縷析條陳,以雅俗同觀之筆,述勸誡倶摯之文。于古今不淫獲福,犯淫致禍之事,原原委委,詳悉備書,大聲疾呼,不遺余力,暮鼓晨鐘,發人深省,直欲使舉世同倫,咸享福樂,各盡天年而后已。須知其書,雖為戒淫而設,其義與道,則舉凡經國治世,修身齊家,窮理盡性,了生脫死之法,悉皆圓具。若善為領會,神而明之,則左右逢源,觸目是道。其憂世救民之心,可謂至深切矣。是以印光于民國七年,特刊安士全書板于揚州藏經院,八年又刻欲?;乜?,萬善先資,二種單行本。十年又募印縮小本安士全書,擬印數十萬,遍布全國,但以人微德薄,無由感通,只得四萬而已。而中華書局私印出售者,亦近二萬。杭州漢口,倶皆仿排,所印之數,當亦不少。茲有江蘇太倉吳紫翔居士,念世禍之日亟,彼新學派,提倡廢倫廢節,專主自由愛戀,如決江堤,任其橫流,俾一班青年男女,同陷于無底欲海漩馥之中。遂發心廣印欲?;乜?,施送各社會以期挽回狂瀾。然眾志成城,眾擎易舉,懇祈海內仁人君子,大發救世之心,量力印送,并勸有緣,普遍流通。又祈父誨其子,兄勉其弟,師誡其徒,友告其侶,俾得人人知其禍害,立志如山,守身如玉,不但不犯邪淫,即夫婦正淫,亦知撙節。將見鰥寡孤獨,從茲日少,富壽康寧,人各悉得,身家由茲清吉,國界于以安寧,穢德轉為懿德,災殃變作禎祥。畢竟不費一錢,不勞微力,而得此美滿之效果,仁人君子,諒皆當仁不讓而樂為之也。爰述大義,以貢同仁。民國十六年釋印光撰。(《增廣印光法師文鈔?卷三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世上有一種極其慘烈,極為深重的禍患,動不動就使人喪身失命,而人們卻大都樂于沉溺其中,甚至不惜以身體、性命相殉,至死都不肯改悔,這便是對女色的貪愛。那些道德敗壞之徒,放縱情欲,尋花問柳,偷香竊玉,做下種種毀壞社會倫理的惡行,致使家庭衰敗,祖宗受辱,自己惡名遠揚,連累后代子孫。他們活著時壽命被削減,不能盡其天年,死后還要永久墮入惡道。此類人所受的報應姑且不論。即使是夫婦之間,一旦沉湎其中,不加節制,由此而死的人,其范圍之廣,數量之多,也是數不勝數。本為貪圖快樂,結果卻招致死亡。鰥夫寡婦的孤苦不幸,實際上多由自己造成,并非都是命該如此。那些平日沉迷于床笫之歡不能自拔的人,固然可說是咎由自取??梢灿衅綍r房事并不過度,但因不知應當注意的各種忌諱,貿然為之,因而招致死亡的,為數也很多。在《禮記?月令》中有這樣的規定,當驚蟄節氣即將到來,春雷震響前三日,要由地方長官振響木鐸,宣告政令,警示人們在此期間禁止房事,以免胎兒發育不全,及夫婦召感種種災病。古代圣王的愛民情懷,真可說是無微不至(各種忌諱事宜,在《壽康寶鑒》中有詳細說明,應當購閱)。我常說:“世間人民的真正死因,由色欲而直接致死的占十分之四,間接致死的也占十分之四,這是由于貪戀色欲使身體虧損,當受其他風寒病毒等感染而死?!币话闳丝偘堰@些人的死,歸之為他們的命不好。豈知貪色之人短命而死,其實并非他們生來就注定壽命短促。因為只有那些心地清凈,品行端正,不貪欲事的人,才能活到自己命定的壽數。而貪色的人,全都是自己戕害自身,以致過早命亡,何可說是命中注定的呢?其中真正能依命而生,命盡而死的人,只占到十分之一二而已。由此可知,世上多半都是貪著色欲而枉死的人,這一禍患之酷烈,再沒有別的能與之相比。這是多么的令人哀痛,又多么的令人畏懼。然而也有一種方法,既不用費錢,又不用費力,卻能成就至高之德行,享受至大之安樂,為子孫留下無盡之福蔭,使自己來生得貞良之眷屬,這便是戒淫的善行。夫妻間的人倫,前面已略說其利害,暫且不論。至于那種不正當的邪淫行為,卻是無廉無恥,極穢極惡,完全是以人身在行畜生的事。所以當有艷女前來私會,或是妖妓投懷獻媚,君子則視為莫大的禍殃而予以拒絕,因此而福星高照,天神眷佑。小人則視為莫大的幸福而欣然接納,因此而災星降臨,鬼神誅戮。君子則因禍而得福,小人則因禍而加禍。這便是古人所說的:“禍福無門,唯人自召?!笔篱g人若于女色關頭,不能徹底看破,便是以本來應該屬于自己的至高德行,至大安樂,以及子孫的無窮福蔭,自己來生的貞良眷屬,全部斷送于片刻的歡娛之中,這是多么悲哀?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代周安士先生所著的《欲?;乜瘛芬粫?,其內容分門別類,事理剖析詳盡,用雅俗共賞之筆,寫下了勸勉誠摯,訓誡嚴厲的感人文字。對古往今來不淫而獲福,犯淫而致禍的諸多事例,原原本本,作了詳細記述。他在書中大聲疾呼,不遺余力,宛若暮鼓晨鐘,發人深省,恨不能讓世間上所有人都得到幸??鞓?,健康長壽,各盡天年。須知此書,雖是為戒淫而作,其所闡釋的義理與準則,無論是治理國家,還是自我修身,使家庭和美,還是探尋宇宙人生奧妙,悟明自性,了脫生死,全都圓滿包括無遺。讀者若能細心領會,身體力行,融會貫通,一定會達到圓融自在,觸目是道的全新境界。安士先生的憂世救民之心,真可謂至深至切??!為此我曾在民國七年,特地于揚州藏經院將《安士全書》刻板印行。民國八年,又刻印《欲?;乜瘛?、《萬善先資》二種單行本。民國十年,又募資印刷縮小本《安士全書》。原計劃印贈數十萬部,使這部書遍及全國,但因我人微德薄,沒有得到響應,只印送了四萬部。另外,中華書局私下印刷出售的,也有將近兩萬部。杭州、漢口等地,也都仿照排版,其印刷數量,也應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有江蘇太倉吳紫翔居士,憂念世間災禍日趨加劇,國內出現的許多所謂新學派,公然提倡廢除傳統的倫理道德與貞節觀念,一味主張自由戀愛,如同決開江堤,任滔滔洪水泛濫,使很多青年男女,陷入無底欲海的湍急旋流之中。于是他發心廣印《欲?;乜瘛芬粫?,施送社會各界人士,以期挽回狂瀾。眾志成城,眾擎易舉,懇請海內諸仁人君子,大發救世之心,量力出資印送,并勸有緣之人,普遍流通。同時希望父親以此教海兒子,兄長以此勉勵幼弟,為師以此訓誡學徒,朋友之間以此相互勸告。使人人都深知淫欲之禍害,立志如山,守身如玉,不但不做任何邪淫之事,即使夫妻間的正當人倫,也懂得節制。從此世間鰥夫、寡婦、孤兒和喪子的老人,必將日見減少。富裕、長壽、健康、安寧,人人都可得到。自己與家人從此平安吉祥,國家和社會從此和諧安定。移德轉化為美德,災殃轉變成吉祥。畢竟不花一文錢,不費微少力,而能得如此美滿之結果,我想仁人君子一定都會當仁不讓,而欣然為之吧!為此謹略述要義,貢獻給各位同仁。民國十六年(1927)釋印光撰。(《增廣印光法師文鈔?卷三》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欲?;乜瘢?span style="font-size: 20px;">普勸受持流通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普勸受持流通序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