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懿德堪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懿德堪欽(出自《甘泉縣志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元秦昭,揚州人,弱冠游京師,已登舟矣,其友鄧某,持酒送行。正飲間,忽抬一絕色女子至。鄧令拜昭,曰,此女系仆與某部某大人所買之妾,乘君之便,祈為帶去。昭再三不肯。鄧作色曰,君何如此其固執也。即不能自持,此女即歸于君,不過二千五百緡錢耳。昭不得已,許之。時天已熱,蚊蟲甚多,女苦無帳,昭令同寢己帳中,由內河經數十日至京。以女交店主娘,自持書訪其人。因問,君來曾帶家眷否。昭曰,只我一人。其人勃然慍現于面,然以鄧某之書,勉令接女至家。至夜,方知女未破身。其人慚感不已,次日即馳書報鄧,盛稱昭德。隨往拜昭,謂曰,閣下真盛德君子也,千古少有。昨日吾甚疑之,蓋以小人之腹,測君子之心耳,慚感無既。[按]秦昭之心,若非了無人欲,渾全天理,與此絕色女子,日同食,夜同寢,經數十日之久,能無情欲乎哉。秦昭固為盛德君子,此女亦屬貞潔淑媛。懿德貞心,令人景仰。因附于此,用廣流通。民國十一年壬戌釋印光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元代秦昭,揚州人。年輕時到京城游學,已登船即將出發,其友鄧某,置酒為他送行。兩人正飲時,忽有轎抬來一絕色女子。鄧某令其拜見秦昭,說:“此女是我為京城某大人所買之妾,乘君之便,祈為帶去?!鼻卣言偃妻o。鄧某變臉說:“君為何如此固執??v使你不能把持,此女就送給你。不過兩千五百緡錢而已?!鼻卣巡坏靡?,只好答應了。當時天氣已熱,蚊蟲很多,此女沒有蚊帳,難以忍受蚊蟲叮咬之苦。秦昭只得讓她同住自己帳中。經數十日,到了京城。秦昭讓旅店老板娘代為照看此女,自己持鄧某之信去訪那位官員。見面后,官員問秦昭,君來京城曾帶家眷沒有。秦昭說,只我一人。其人聽后臉有怒色,但因鄧某之信,勉強接女至家。到了晚上,方知女并未失身。其人感慨慚愧不已。第二天即寫信告知鄧某,稱贊秦昭品德高尚。遂又拜訪秦昭,說:“閣下真是盛德君子,千古少有。昨日我還懷疑你,真是以小人之腹,測君子之心,慚愧無盡啊!”[按]秦昭之心,若非達到存天理、禁人欲之境界,與此絕色女子,日同食,夜同住,經幾十日之久,能無情欲嗎?秦昭固然是盛德君子,此女也屬貞潔淑媛啊。懿德貞心,令人景仰。因將其事附于此,以廣流傳。民國十一年壬戌釋印光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》欲?;乜瘢很驳驴皻J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懿德堪欽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