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靳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靳瑜(出自《懿行錄》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鎮江靳瑜,五十無子,訓蒙金壇。夫人出貲買鄰女為妾,翁歸,因置酒于房,以鄰女侍,且告之故。公面赤,夫人以為己在也,出而反扃其戶。公遂逾窗出,告夫人曰,汝意固厚,但此女幼時,我嘗提抱之,恒愿其嫁而得所。吾老又多病,不可以辱。遂還之。次年夫人生子文僖公,十七歲發解〖發解,指在鄉試中獲得第一名,也泛指鄉試中舉〗,位至宰相。[按]因無子故置妾,既還妾反生子,使不還妾,未必生子也。今人無子,便思娶妾。豈知欲火愈熾,福德愈輕,是猶渴飲鹽湯,彌增其渴。惜乎世人不悟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鎮江靳瑜,五十而無子,在金壇教書。其夫人出錢買鄰家女給他做妾,希望能生子。靳瑜回家時,夫人在房中置酒,讓鄰女相陪,且告其買妾之意。靳公聽后立刻面紅耳赤,夫人還以為是自己在房中,丈夫不好意思,遂走出而反鎖其門。靳公隨即翻窗而出,對夫人說,你心意雖好,但此女幼時,我曾抱過她,一直希望她能嫁得門當戶對。我既老又多病,不可屈辱了她。遂送還回去。第二年,夫人生子,即是后來之文僖公,十七歲中舉,后來官至宰相。[按]因無子而娶妾,送還其妾反而生子。若不將妾送還,恐怕未必能生子。今人無子,便要娶妾。豈知欲火越旺盛,福德就越輕薄。猶如渴飲鹽水,越喝越渴??上廊瞬荒苄盐虬?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》欲?;乜瘢航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靳瑜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