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統論淫業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卷三 決疑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統論淫業類(八問八答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,而人類興焉。則男女形體,實天地所生也。天地既生男女,又惡男女之事,是誠何故。?答,男子有室,女子有家,父母大愿也。若不待父母之命,鉆穴逾墻,則又惡之賤之。父母既爾,天地亦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混沌初開,清氣上升,濁氣下降,遂分化出天地。遵循天地陰陽之道,而形成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,進而演化出萬事萬物,人類也因此而誕生并繁衍不息。由此可見,男女形體,實為天地所生。天地既生男女,卻又厭惡男女之事,是何緣故?!?答:“男子娶妻,女子嫁夫,是父母之大愿。若不遵從父母之命,就私自逾越,則會遭到父母的厭惡和鄙視。父母既如此,天地也一樣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天地以生物為心。男女之道,生生之本也,茍其惡之,生生之理安在。?答,生物為心者,蓋言慈心不害耳,非以生育之多為貴也。天道若貴生育,則雞犬豬羊,一乳數子。魚蝦之卵,累百盈千。較之人類,豈不更合天心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天地以生生不息、孕育萬物為心,而男女之事,是人類繁衍之本,上天若厭惡男女之事,則生生不息之理體現于何處呢?”?答:“天地以生育萬物為心,是指慈心長養萬物而不傷害,并非以多生多育為尊貴。天道若以生育多為貴,則雞犬豬羊,一胎生數子。魚蝦之卵,成百上千。與人類相比,豈不更合天心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上帝既惡邪淫,當使世人皆生一類形相,壯年自然生育,則邪淫之本斷矣。何為計不出此。?答,吉兇禍福之柄,雖天實司之,然不過因物付物耳,初無私意于其間也。況男女之相,皆隨其宿世之心所造。天既不能強天下之男女皆出于一心,又安能強天下之男女皆出于一相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上天既厭惡邪淫,當使世人性別相貌完全相同,成年后自然生育,則邪淫之根即斷了。何不如此呢?”?答:“吉兇禍福之權,雖操控于天,然而不過是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而已,并不夾雜半點私意于其間。況且男女相貌,皆由其宿世善惡之心所造。天既不能強迫天下之男女皆出于一心,又怎能強迫天下之男女皆長成同一相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男女之事,世人最秘,天地鬼神焉能一一知之。?答,法界與心,原非二物。自心既知,十方世界悉知,豈特天地鬼神而已乎。水清而月現,鼠腐而蟲生,何不細參其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男女之事,世人最為隱蔽,天地鬼神如何能——知之?!?答:“法界與心,原是一體。自心既了知,十方世界自然悉知,徹證法界藏心之佛菩薩及得道圣人自然悉知悉見。豈止天地鬼神悉知。水清而月現,鼠爛而蟲生,何不細參其中道理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殺生者,令彼痛苦。竊盜者,令彼貧窮。其受罪報,固不待言。至于淫欲,彼此皆悅,庸何傷哉。?答,彼此則皆悅矣,試問其夫見之,亦悅乎。其父母兄弟見之,亦悅乎。天地鬼神見之,亦悅乎。則悅者,不過一人。而切齒拊膺,怒目環繞者,遍虛空也。烏得無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殺生者,使被殺者痛苦。竊盜者,使被盜者貧窮。因損害對方利益而遭受罪報,固無可說。至于男女邪淫,彼此皆快悅,又有何危害呢?”?答:“彼此是皆快悅了。試問其丈夫見之,也快悅嗎?其父母兄弟見之,也快悅嗎?天地鬼神見之,也快悅嗎?由此可見,快悅的不過一人。而對此咬牙切齒、義憤填膺、怒目環視的,遍布虛空。怎能無罪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然則較之殺盜,畢竟孰重孰輕。?答,殺者,痛苦難當。淫者,惡名難受。盜者,劫其養身之財。淫者,劫其養性之寶。因既不同,果亦各異。所以犯殺盜者,如風火之疾,速生速死。犯邪淫者,如癆怯之癥,難脫難除。未可分輕重于其間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邪淫與殺盜相比,畢竟何重何輕?”?答:“殺生者,令對方痛苦難當。邪淫者,令對方惡名難受。偷盜者,劫其養命之財。邪淫者,劫其養性之寶。業因既不相同,果報也各有差異。所以犯殺盜業的,受報之快如疾風猛火,速致生死之地。犯邪淫業的,其果報如患虛癆怯癥,雖不至一時喪命,但病根終是難脫難除。未可分何輕何重于其間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逾東鄰垣,摟其處子,猶曰我作之孽也。至于奔女,彼乃自投羅網,納之何足為罪。?答,摟是何心,納是何心。既可以納,即可以摟。譬如彼有毒藥,竊而食之者固死,受而食之者亦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翻東鄰墻,摟其少女,還可說是我自作孽。至于主動投懷送抱而來之女,她是心甘情愿自投羅網,我欣然接受,又有何罪?”?答:“摟少女是何居心?納奔女又是何居心?既可以納,即可以摟。譬如他人有毒藥,偷來而食者固然死,接受而食者亦死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犯良家女,其罪誠重。至于婢媵,何足為罪。?答,在彼受染之軀,則有貴賤之異。在我行欲之體,實無彼此之殊。妓女且有罪,況婢媵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侵犯良家婦女,其罪確實很重。至于丫環婢女,何足為罪?”?答:“在彼受染污者之身份雖有貴賤差異,在我行淫之體,實無彼此之分別。沾染妓女尚且有罪,何況丫環婢女呢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》欲?;乜瘢?span style="font-size: 20px;">統論淫業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統論淫業類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