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 > 安士全書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性學闡微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性學闡微類(七問七答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季路問生死之說,仲尼拒之。子獨嘵嘵不已,毋乃素隱行怪耶〖指專門探求隱僻無益的知識,行為偏激怪異〗。?答,未知生,焉知死者,乃夫子婉轉啟發之也,非漫然拒絕之也??鬃釉?,死生亦大矣(出莊子)。豈素隱行怪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季路問生死之說,孔子拒絕回答。唯獨你喋喋不休,專門研究些生僻怪異話題,是不是太偏激了中?”?答:“不知生,怎知死,是孔老夫子婉轉啟發季路,并非漫不經心拒絕回答??鬃舆€說,死生事大??!難道也是偏激怪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佛教所謂性,即無善無不善之說乎。?答,無善無不善,則頑空斷滅矣。世人非著于有,即著于無。非著于亦有亦無,即著于非有非無。所以觀佛三昧經譬之瞽人摸象也。生而盲者不識象,有一國王,集群瞽告曰,汝欲知象形否。瞽人皆言愿知。王敕象夫牽象于庭,命群瞽以手摸之。王曰,汝等已知象形否。皆曰已知。摸其耳者曰,象形如箕。摸其鼻者曰,象形如琴。摸其牙者曰,象形如橛。摸其背者曰,象形如屋。摸其髀者曰,象形如壁。摸其尾者曰,象形如帚。摸其足者曰,象形如柱。群瞽各執所見,爭競不已,繼以毆擊。王笑曰,汝等皆未知象?;?,其耳也。琴者,其鼻也。橛者,其牙也。屋者,其背也。壁者,其髀也。帚者,其尾也。柱者,其足也。群瞽聞王所說,不敢復言,然意中猶信所摸不謬。世人言性,亦猶是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佛教所說心性,即是無善無不善之說嗎?”?答:“無善無不善,則成頑空斷滅了。世人不執著于有,即執著于無。不執著于也有也無,即執著于非有非無。所以《觀佛三昧經》把此譬喻成盲人摸象。先天眼盲者不認識象,有一國王,召集一群盲人,問他們說:‘你們是否想知道大象之形狀?,眾盲人都說想知道。國王命象夫把象牽于庭院中,令眾盲人以手摸象。然后國王問,你們是否已知象之形狀了。眾盲人都說已知。摸象耳的說:‘象像簸箕。,摸象鼻的說:‘象像琴?!笱赖恼f:‘象像橛?!蟊车恼f:‘象像屋子?!蟠笸鹊恼f:‘象像墻壁?!笪驳恼f:‘象像掃帚?!笞愕恼f:‘象像柱子?!娒と烁鲌碳阂?,爭論不休,竟至互相毆打。國王笑著說:‘你們都不知象。像簸箕的是象耳。像琴的是象鼻。像橛的是象牙。像屋的是象背。像墻壁的是象大腿。像掃帚的是象尾巴。像柱子的是象足?!娒と寺爣跛f,不敢再多嘴,然而意地中還是相信自己所摸不錯。世人討論心性,亦如盲人摸象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萬物成必有壞,始必有終。性亦有生滅乎。?答,凡有形之物,即有成壞終始。性既無形,焉有生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萬物有成必有壞,有始必有終。心性也有生滅嗎?”?答:“凡有形之物,即有成有壞,有始有終。心性既無形,豈有生滅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然則性如虛空乎。?答,非也。虛空之空,名為頑空。性空之空,名為真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那么心性如虛空嗎?”?答:“不是。虛空之空,名為頑空。性空之空,名為真空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耳目,形也。見聞,神也。神若不滅,則能見能聞者,當少壯如一。乃垂暮之年,目力漸昏,耳力漸聵。則見聞之性,亦有老死,以是知神有生滅耳。?答,耳目昏聵,形骸所致,豈關聞見之性乎。目之能見,非自見也,依于見性而能見。耳之能聞,非自聞也,依于聞性而能聞。若謂目能自見,則瞪死人之目,亦當有見。而夢中閉眼之時,不應復見種種形像。若謂耳能自聞,則提死人之耳,亦當有聞。而夢中耳在床上,不應復聞他處之聲。安有生滅去來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耳和眼,是形。能聽能見,是神。神若不滅,能聽能見之能力,年長年幼時當一樣。而年老之時,視力漸差,聽力漸弱。則見聞之性,也有老死,由此可知神有生滅??!”?答:“眼耳衰弱,是形體所致,不關見聞之性。眼之能見,不是它自己能見,是依靠見性而能見。耳之能聞,不是它自己能聞,是依賴聞性而能聞。若說眼能自見,則瞪死人之眼,也當能見。而夢中閉眼之時,就不應見到種種形象。若說耳能自聞,則提死人之耳,也當能聽。而夢中耳在床上,就不應聽到其他地方之聲。由此可知,見聞之性豈有生滅來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性無生滅,略知其概。性無去來,所不解也。?答,乍去乍來者,妄想心也,非真性也。真性之大,包乎虛空。大千世界在我性中,不過如海上一浮漚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心性無生滅,略知梗概了。至于心性無去來,不能理解?!?答:“忽去忽來的,是妄想心,不是真實心性。真實心性之大,能含包虛空。大千世界在我心性中,不過如滄海中一小水泡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原文】問,三途之報,以及托生人間,論相者謂閻君所判,論性者謂自業所招,敢問是非何在。?答,不執,則兩說皆是。執之,則兩說倶非。譬如夫婦共生一子,若兩人無心,曰此吾所生也,無傷也。倘夫婦赤面爭奪,以為此吾所生也,非汝所生也,則謬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譯白】問:“三惡道之報,以及投生人間,從事相上講是閻王所判,從心性上論是自業所招,試問誰對誰錯?”?答:“不執著,則兩種說法皆對。一執著,則兩種說法皆錯。譬如夫妻共生一子,若兩人無心,說此是我所生的,無妨。倘若夫妻二人爭得面紅耳赤,都認為此是我所生的,不是你所生的,則錯了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摘自《安士全書》欲?;乜瘢?span style="font-size: 20px;">性學闡微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網友對 性學闡微類 的精彩評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欧美中文字幕先锋